丁亮律师专访-俺的律师网
首页 - 名律专访 - 丁亮律师

名律专访—丁亮

“给我10分钟时间,我把这边事情处理一下……”采访丁亮律师可以说是一波三折,似乎他总有干不完的事情,也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认识他的人告诉记者,丁亮的办案风格与众不同,像是“扇扇子”之人。记者更加迫不及待想要了解这位大律师的“扇扇子”风格,想象着他的各种庭审场景,莫非如诸葛,未卜先知?

“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记中国顶级反垄断律师丁亮

“给我10分钟时间,我把这边事情处理一下……”采访丁亮律师可以说是一波三折,似乎他总有干不完的事情,也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认识他的人告诉记者,丁亮的办案风格与众不同,像是“扇扇子”之人。记者更加迫不及待想要了解这位大律师的“扇扇子”风格,想象着他的各种庭审场景,莫非如诸葛,未卜先知?


耳濡目染的“好老师”

        首都机场,一个10岁左右的孩子拎着一个行李箱,跟在大人身后默默地向安检口走去,他一言不发,只是强忍着泪水,因为他不愿意让母亲看见这样的自己而放心不下。当目送母亲进入安检口再也看不到那熟悉的背影时,他还是没有强忍住在眼眶中停留许久的泪水,他哭了,而且哭得很伤心……

        这是1982年1月29日的一大早,也是丁亮一生之中最难忘的日子,他含泪送别踏上求学之旅的母亲,因为母亲要到美国攻读法学硕士。

        母亲出国了,父亲在异地某高校任副校长,还在上小学的丁亮不得不被寄养在涿州(当时叫涿县)的姨妈家里。还好姨妈家有哥哥、姐姐,而且全家人都非常照顾他,因此丁亮并没有感觉到孤独。

        两年时间,丁亮没有见过母亲,只是通过几次电话。因为母亲是公派出国,而且是80年代初期,通讯不像现在这么发达,能通几次电话在丁亮看来那已经是很不容易和一件奢侈的事情了。丁亮称,他非常感谢父母。正因为有这段经历,从小培养了他独立在外生存的习惯,因此他依赖感弱,独立性很强。

        两年后的春节前夕,母亲回国了,在安顿好家里后,把丁亮接回了北京。丁亮被母亲带回来的东西深深吸引着,最令他吃惊的是一个用木板钉起来的如20尺集装箱大小的柜子,那里面不是好吃的、更不是玩具,而全部都是母亲的资料和书。丁亮说,在他童年的记忆里,母亲大部头的英文、法文书和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是家中独特的风景。

        母亲回来的日子让丁亮重温了家的温馨,他继续完成自己小学、初中、高中的学业。而且在家庭环境的影响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优秀。在顺利取得中国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法法学硕士学位后,他毅然决定去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院读书,继续学习、深造。

        丁亮的决定与其家庭影响是分不开的。母亲张月娇是我国培养起来的第一代法律人,也是丁亮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位老师。1996年中美知识产权谈判进入关键时期,母亲作为首席谈判代表加入其中,并以坚毅、果敢的作风以及有理、有力、有节的谈判技巧为中美双边谈判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1997年,已然五十出头的母亲再次踏上赴美求学之路,到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法学博士。对于很多同龄人而言,在这个年纪选择离开政府部门司长的职位到海外求学需要很大的勇气,但丁亮的母亲毅然决然地决定去国外学习。2008年,她通过层层选拔最终当选WTO上诉机构的大法官,成为第一位来自中国的WTO大法官。

        母亲终身学习的状态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丁亮。他称:母亲是自己的标杆,也是对自己言传身教最好的“老师”,他会一直保持学习的状态。


        丁亮,中国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法法学硕士,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院法学硕士,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商务部337律师事务所库入库律师,《亚洲法律杂志》2014年客户最青睐的20位中国顶级律师(ALB 2014 Client Choice Top 20 Lawyers in China),LEGAL BAND 2015年、2016年中国顶级反垄断律师、贸易法律师。

        专业领域:反垄断、WTO争端解决及美国337调查。

        人生格言:学无止境。


师从“WTO”之父

        美国的法学院绝大多数都要求申请者持有本科学历,而且本科成绩要特别好,法学院还会通过其他方式对学生在短文、问答题、推荐信等申请材料进行了解,但是无论再苛刻的条件都没有难倒丁亮,他成功被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院录取。

        丁亮和家人、朋友做了简短的告别,收拾了简单的衣物,只身前往美国。他清楚地认识到,在美国等待他的将是一条全新的学习之路。

        一踏上美国的土地,丁亮便将全部的精力放到学习上。他当时师从WTO之父约翰·杰克逊(John H·Jackson)教授。约翰·杰克逊终身致力于国际经济关系中法律问题的研究,并且在国际法领域享誉盛名,曾经获得国际法学会的最高荣誉“曼莱·哈德森奖章”,以表彰其在《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的基础上建立世界贸易组织,以及创立国际法的国际经济法学分支方面的贡献。这位乔治城大学教授为世界各国培养了一批参与WTO事务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和律师。

        在乔治城大学学习期间,丁亮体验到了贸易法领域国际最前沿的讨论。法学院的很多课程都是由著名律所的合伙人基于来自一线的实战经验来讲授,采用苏格拉底教学法,课堂以学生互相辩论为主,辩论非常激烈。丁亮至今仍对当时讨论的一系列问题印象深刻。通过这些讨论,丁亮开始学着站在一个更高的视角去分析处理真实的案件。

        在美国学习的几年里,丁亮明显感觉到自己在逐渐进入更为广阔的世界。他开始变成了一个全球视野的人,他学会独立思考和工作,学会和不同文化的人去沟通、交流。

        在国际大师的指导下,丁亮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在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院取得了两个法律硕士学位,为日后发展自己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走在法律的最前沿

        学有所成的丁亮先后在美国Dewey Ballantine LLP律师事务所、美国International Law Institute和金杜律师事务所工作,2013年他加入了德恒律师事务所。

        而从2005年开始,丁亮开始关注中国的反垄断领域。虽然他在美国乔治城大学读研究生期间曾经学习过美国反垄断法,但这仍然是一次事业上的转型。在转型过程中,丁亮在短期内进行了大量经验学习。有一次,他专门请澳大利亚及美国的合伙人进行了为期三天的反垄断知识梳理,将一些反垄断问题进行了深入阐述。中国《反垄断法》2008年才生效,当时中国反垄断领域还是一片空白,而丁亮通过这样大量的知识与经验学习,迅速掌握了关键性技术,并在《反垄断法》生效以前就已经为大量跨国公司提供系统化的反垄断法合规服务,走在了法律实践的最前沿。

        在这之后,丁亮在互联网领域轰动一时的“3Q大战”中作为360方团队的主要成员,参与了奇虎360诉腾讯垄断民事纠纷案。在整个案件过程中,丁亮和团队第一次引入外国经济学专家以专家辅助人身份出庭提供专家意见。二审的过程中,对于假定垄断者测试(SSNIP)在免费产品领域的应用还产生了许多新的理论突破。在这之前,从来没有经济学家在最高人民法院做专家辅助人的先例,由外国经济专家作证更是历史上的第一次。二审过程中,双方专家辅助人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为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做出一个有深度的判决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奇虎360诉腾讯垄断案刚刚尘埃落定,移动互联网公司米时科技对360公司发起一场新的诉讼。如果3Q大战是PC端的反垄断第一案的话,米时科技诉360则是移动端互联网反垄断第一案。丁亮接下这个案子,并在团队的共同努力下完胜移动端互联网反垄断第一案。丁亮在中国反垄断法领域不断实践着一个又一个第一次。

        在反垄断领域,丁亮还为汽车、医药、医疗器械、海运、互联网、钢铁、电信、化工、食品饮料、水泥、机械、奢侈品、电器、金融、烟草、零售等行业的客户提供并购协议、分销协议、商业模式等方面的《反垄断法》合规分析。丁亮在2016年代理的反垄断调查案涉及海运、汽车、医药、化工等行业,取得了良好的应对效果。丁亮在2016年代理了多起经营者集中申报,行业涉及移动通信、汽车、机械、金属材料、农业等领域。他是CCH出版物《中国反垄断法实务指南》的作者之一。

        在从事反垄断业务之前,丁亮作为中国第一批WTO律师参与了一系列WTO争端解决案件,其中包括中国——知识产权执法制度案(WT/DS362)、中国——禁止性补贴案(WT/DS358,359)、美国/加拿大——荷尔蒙案(WT/DS320, 321)、欧盟/美国——大型民用航空器案(WT/DS316, 317)、欧盟——转基因案(WT/DS291, 292, 293)、日本——苹果案(WT/DS245)(21.5)等。在当时,丁亮依然走在WTO争端解决领域研究及实践的最前沿。

        在2005年以前,中国企业涉及美国337调查的案件数量很少,而参与美国337调查案件代理的中国律师数量就更少。从2005年至2016年,丁律师与美国律师一起参与了碳钢及合金钢337调查(337-TA-1002)、硒鼓337调查案(337-TA-918)、烧烤炉337调查(337-TA-895)、轮胎337调查(337-TA-894)、橡胶树脂337调查(337-TA-849)、电夹板337调查(337-TA-637)、打火机337调查(337-TA-575)、强化木地板337调查(337-TA-545),以及橡胶防老剂337调查(337-TA-533)等案件,在应诉337调查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丁亮再一次走在该领域研究及实践的最前沿。

        2015年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发布“商务部律师事务所库——贸易壁垒调查与应对子库律师事务所中标公告”。德恒律师事务所在“美国337调查”的国内律师库竞标中再次成功中标,成为得到商务部认可的应对美国337调查的入库律师事务所,这正是丁亮和他的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


不辱国家使命

        丁亮有一种天然的国家使命感。交谈中,他会不由自主地站在一个更大的维度去思考问题,视野看得更远,问题钻研得更深。 

        刚参加工作,丁亮专注于贸易法的研究,而唯一的服务对象是商务部。当时恰逢中美进行纺织品贸易战,中国是纺织品出口大国。中国在加入WTO的时候,有三个不利条款,纺织品保障措施、中国特保、中国反倾销“非市场经济”的问题。丁亮接到的第一个案子就是关于纺织品保障措施。《中国加入工作组报告书》第242段规定的纺织品保障措施实际上是给WTO成员的权利,如原产于中国的纺织品和服装,由于市场扰乱,威胁、阻碍相关贸易的有序发展,WTO成员可以采取保障措施。美国从衬衫、裤子、袜子、胸衣、袍服等二十几个产品都全部对中国采取了保障措施,这几乎涉及到了中国纺织品所有领域。

        那时的丁亮受聘于商务部,开始了对纺织品保障措施的研究和应对工作。作为最核心的作战队伍的一员,丁亮经历了整个波澜壮阔的作战过程,至今仍对这个案子记忆犹新。他仔细地研究《多纤维协定》、《纺织品与服装协定》、美国《1974年贸易法》以了解《工作组报告》第242段的历史背景及演变,对相关条文进行了深度解读,还系统研究了二十多个纺织品保障措施的数据及措施,为商务部提供了研究报告,并起草了提交美国商务部的评论意见,从程序和实体角度对美国纺织品协定执行委员会的违规行为进行了评论,并为中美磋商提供建议。

        纺织品是中国传统的大宗出口商品,纺织品出口牵动国民经济的各个方面。在重大的国家利益受到威胁时,中国律师更加了解国情,更加能够主动捍卫中国自身的利益。丁亮律师以积极的姿态、鲜明的立场支持政府的正义主张,反对美国对纺织品保障措施的滥用。

        经过一系列的努力,事情得到了一个圆满的结局,最终中美之间达成和解协议。《工作组报告书》第242 段已经于2008 年12 月31 日到期。在中美纺织品争端结束后,再无任何WTO成员引用该条款,中国纺织品顺利回归全球统一规则。

        此后,丁亮律师代表中国政府参加了一些WTO争端解决案件。这些案件对WTO涵盖协议的含义进行解释,使得条约进一步明晰化。所有的书面陈述都成为未来WTO相关规则解析中的一部分。可以说,丁亮律师在当时为国际法律秩序贡献了自己的智慧,其中部分观点为维护中国国家利益做了铺垫。

        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国务院批转发改委关于201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等文件先后出台。其中明确提出要“逐步确立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加快建立竞争政策与产业、投资等政策的协调机制”“促进产业政策和竞争政策有效协调”,进一步强调了竞争政策在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地位。2016年国务院正式印发了《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标志着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在我国已经建立。这是我国确立竞争政策基础性地位迈出的关键一步,是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一项重大制度性安排,是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市场体系的重要举措。丁亮正在积极投入相关实践,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为竞争政策在中国的普及贡献绵薄之力。

        丁亮的国家使命感源于他的生长环境,从小在公务员家庭长大的他,对政府和国家有一种血缘的亲情,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国家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在他的心里始终深深地扎根。丁亮称他会一如既往地带领他的团队奋战在反垄断的第一线,不辱使命、勇往前行。

《法制文萃报》记者 郭志萍

关于俺的律师|联系我们|法律声明|欢迎合作|友情链接|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15-2017 andlvshi.com 版权所有|京ICP备1601532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7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