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玉峰律师专访-俺的律师网
首页 - 名律专访 - 赵玉峰律师

名律专访—赵玉峰

也许是他和西藏的机缘到了,也许是冥冥中的安排,一位优秀的青年律师,孩子出生刚刚三周,他去了西藏。虽然条件艰苦得超出想象,虽然强烈的高原反应让他痛苦万分,但是他坚持留下来,和西藏结下了不解的情缘,成了他第二个故乡。现在他不仅每年都要回去,还结识好多西藏“亲戚”。他们中有的人不会讲汉语,但他们的交流却超越了语言。西藏,一个神奇的地方,吸引着无数的人前去“膜拜”。西藏改变了许多人,也改变了赵玉峰律师。


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绽放 记北京亚东律师事务所合伙


也许是他和西藏的机缘到了,也许是冥冥中的安排,一位优秀的青年律师,孩子出生刚刚三周,他去了西藏。虽然条件艰苦得超出想象,虽然强烈的高原反应让他痛苦万分,但是他坚持留下来,和西藏结下了不解的情缘,成了他第二个故乡。现在他不仅每年都要回去,还结识好多西藏“亲戚”。他们中有的人不会讲汉语,但他们的交流却超越了语言。西藏,一个神奇的地方,吸引着无数的人前去“膜拜”。西藏改变了许多人,也改变了赵玉峰律师。

男孩儿也是“小棉袄”

陪妈妈看病见义勇为

        同样的西装革履,穿在赵玉峰身上却多出几分简洁清爽。高矮适中、匀称的身材,儒雅中带着刚毅,绅士的气质中又隐隐透出一丝骄傲。采访过后,记者发现,赵玉峰律师是个典型的蒙古族汉子,外刚内柔。这位来自内蒙古自治区的律师,用他的感性和热情,谱写出一曲别样的援藏之歌。他是全国各地首批援藏律师中的一员,西藏留下了他的汗水,也留下了他的泪水。

        赵玉峰出生于军人家庭,妈妈是一名教师。家中还有两个哥哥。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他得到的爱并没有太多,但父亲身上所具有的军人气质,与作为老师的妈妈所特有的文化内涵,刚好交融在他身上,造就了文武双全的赵玉峰。

        “由于父亲的工作原因,父亲和母亲经历了10年的两地分居生活,母亲承担了家里所有重任。”赵玉峰与妈妈的感情要深于父亲,他亲历了母亲如何负担3个男孩儿的成长过程。对于赵妈妈而言,生活的负担远不止于此,那时,爸爸把小叔从农村带到锡林浩特上班,住在家里,加上舅舅家的几个孩子也是由妈妈带大的,人口最多的时候,家里会有七八个孩子吃饭。繁重的家务,忙碌的教学,妈妈累出了病,但她从来不抱怨,一如既往地工作,操持家务。

        扛着扛着,妈妈病重了,需要到大城市治疗。1986年,只有6岁大的赵玉峰陪着妈妈来到北京看病。那一次,妈妈的肺部被切掉三分之二。从此赵玉峰当起了妈妈的小棉袄。待到他上中学,已经承担了家里的主要家务。“我13岁学会做第一道很像样的菜——红烧茄子。”赵玉峰说的是陪妈妈去呼和河浩特市看病时的一段往事。当时一家人住在医院附近的招待所,那里住的除了病人就是病人家属。招待所为了方便这些客人,提供了可以做饭的场地。“为了让妈妈在看病期间吃得可口一些,我精心学做红烧茄子,等我把菜端到房间,妈妈的表情异常就是惊喜。”看到被病痛折磨的妈妈有了开心的笑容,赵玉峰的内心充满了幸福。

        赵玉峰说,妈妈平时又忙又累,并没有很多时间和自己交流,记忆中,多数都是自己陪妈妈看病。而就在陪妈妈看病时遇到的一件事,让他对学习法律产生了兴趣。

        那是上高中时,赵玉峰陪妈妈去呼和浩特市一家医院复查病情。夜半时分,急诊室传来一阵阵叫嚷的声音。赵玉峰出来一看才知,一位年轻的妈妈带孩子来医院急诊,原因是孩子到私人诊所输液突然晕倒。孩子的妈妈意识到可能是私人诊所给孩子用错了药,在将孩子送往大医院的路上,孩子的妈妈紧紧地抱着孩子未输完的半瓶液体,这时私人诊所的老板带人也赶到了医院,眼看这位年轻妈妈与诊所老板在抢夺半瓶液体中处于下风,赵玉峰不由分说冲过去帮助那位妈妈合力把半瓶液体抢了回来。为此,他和私人诊所老板发生撕扯,直到办案民警赶到。当晚,那个孩子不治身亡,赵玉峰后来又帮助那位年轻的妈妈向卫生局写了一份申诉控告材料。

        赵玉峰说:“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我是个天枰座的人,性格里一直追求公平、公正,加上这件事情的影响,唤起了我学习法律的冲动。”


哥哥为弟弟“护航”

回归学校终圆律师梦

        在父亲的心里,赵玉峰应该像两个哥哥一样,去当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而赵玉峰又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想改变父亲的决定绝非易事。

        说起父亲,赵玉峰的脑子里首先蹦出“严厉”这个词。“我们家里和部队的营房差不多,几乎不开玩笑,我对父亲只有敬重,不敢亲近。母亲形容父亲是老正统,她会怪爸爸对我们哥仨儿过于严厉。”赵玉峰说,父亲很像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中那个石光荣,“从他身上我看到是一个正直的军人形象” 。

        原来,赵爸爸出身穷苦,7岁之前没穿过鞋。爷爷奶奶去世早,身后留下的子女多,全靠村里的乡亲们帮衬,爸爸的兄弟姐妹才活了下来。这也是爸爸为什么一直努力帮助那些农村的孩子实现当兵愿望的原因——爸爸在“报恩”。

        爸爸转业后到武装部工作,他曾经开卡车拉了一车的米面,回到他当年吃百家饭的小村,挨家挨户地送。“那次和爸爸一起回村送粮食,让我看到爸爸柔情而感恩的一面。”赵玉峰少有地夸奖了爸爸的人情味,也承认自己爱帮助人这点随了爸爸。从小学到高中毕业,赵玉峰都是班长。在家懂事,在学校表现优秀,加之有了要学法律的想法,高中文理科分班时,赵玉峰去了文科班。然而,当他正就读于高二时,年龄已经符合入伍的条件,爸爸认为,“自己的儿子都应该去当兵,保家卫国。”

        在父亲要求下,赵玉峰并不情愿地报名参军,光荣榜上第一个名字就是他,两个哥哥知道弟弟也报名参军后,提出了反对意见。两名哥哥都是优秀的军人,他们希望最小的弟弟有机会读书深造,但父亲并不理会。

        继续上学读书,还是当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父亲与两个哥哥开始博弈。

        为了弟弟的前程,两个哥哥特意休假赶回家中,非常正式地召开了家庭会议。通过民主表决,除爸爸一人外,其他人全部支持赵玉峰回学校读书。此后,妈妈又向爸爸做了大量的说服工作,最终强硬的父亲放弃了让小儿子去当兵的想法。“能有机会上大学,当律师,真心感谢我的两位哥哥。”赵玉峰直到现在仍然认为当年能说服爸爸,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重回学校,赵玉峰没有让家人失望,他如愿考入内蒙古大学法律系。学习法律开始时,他却有些失望。“接触法律后,与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法制史、法学基础理论十分枯燥,自己理解能力又差,那会儿突然发现并不喜欢法律。”面对理解不了的一些法律知识,赵玉峰用一种行军冲锋学习方式——“硬背”。他告诉自己既然选择了,就必须坚持学下来。在这种坚持下,他赶上了2000年最后一次律师资格考试。为了能过关,他利用暑假,专门到北京参加集训。他说:“那时的生活是颠倒的,下午6点上课,晚上10点下课。下课后要一直学习到早上8点,将当天上课的内容全部消化。”即便如此专心地复习备考,赵玉峰并没有把握能过线。到了查分数的日子,他边和同学散步边打电话询问考试结果,得知自己过关的那一瞬间,他兴奋地将一同在街上散步的男同学抱起来原地转了好几圈,看得路人一脸黑线。

        2003年,北京亚东律师事务所成立,赵玉峰正式成为一名执业律师,一做就是13年。

        13年间,赵玉峰代理过各类案件。记者请他说几起有代表性的案件,他却想说一件为检察官和法官鸣不平的案件。因为现在社会上有些人对法官、检察官存非议,而赵玉峰在为聋哑人刘某提供法律援助的案件中,看到了法官、检察官温情的一面。

        “2004年8月,我接受通州区司法局法援中心委托,为涉嫌盗窃的聋哑人刘某提供法律援助。”赵玉峰说,他接受委托后不久,突然因急性阑尾炎住院。在潞河医院做完手术后的第三天,他便接到法官电话:“赵律师,该案件适用简易程序,于8月26日开庭,明天务必完成案件阅卷工作,因涉及聋哑人犯罪,我们已经和手语翻译及检察院都确定了开庭时间,开庭前一天可以安排手语翻译老师配合你会见犯罪嫌疑人。”

        赵玉峰很想向法院解释自己刚做完手术,能否延期开庭,但又考虑到这起刑事案件涉及到检察院、手语翻译等不同单位,推迟开庭可能会给该案程序上带来麻烦。第二天,他偷偷溜出医院,穿着病号服赶到法院。因手术刀口还未拆线,他没撑到在四楼的刑庭,实在走不动了,只好给法官打电话求援。法官了解情况后,安排他在一楼等候。“当李法官抱着复印好的案卷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尊重。其实,不仅是法官、检察官,如果你是一名对当事人负责的律师,会受到社会各层面人的尊重。”赵玉峰心中一直感激那位替他复印卷宗的法官。


首批援藏律师

把心留给西藏

        2014年3月,赵玉峰响应司法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号召,参加了“首届赴西藏自治区无律师县志愿法律服务”公益活动,他被派驻到西藏山南地区琼结县开展法律服务工作。

        琼结县地处西藏东南部、喜马拉雅山北坡,平均海拔3900米左右,人口1.74万,三面环山。这里和内地相比经济、教育、医疗、文化等等条件非常落后,而且人口居住分散,是先天心脑血管疾病高发区。

        驻藏期间,赵玉峰除了日常完成法律援助工作外,还做了大量的公益活动,如给拉玉乡小学捐助450余件文化衫,为加麻乡小学捐助2000册图书,为琼结中、小学捐助了600个足篮排球……在众多回忆中,一位名叫巴桑卓玛的女孩儿是他心中去不掉的痛,他用尽全力,却看到了最不想见的结果。

        巴桑卓玛出生在西藏山南地区结巴乡结巴村,她是全村唯一一个考上大学、唯一一个懂汉语、年仅22岁的藏族姑娘。因长期生活在高原地区,姑娘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家庭贫困,加上当地医疗条件差,巴桑卓玛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经常咯血不止。2015年3月,赵玉峰经巴桑卓玛家长的请求,发动身边朋友找到北京安贞医院的医生。随后,巴桑卓玛在爸爸、姑姑等亲属的陪同下来到了北京,进入安贞医院住院。经过医生检查,巴桑卓玛患有主动脉血管瘤,由于长期缺乏治疗,导致心室增大,比常人大一倍,心肌收缩无力,手术风险高。如果保守治疗,她在高原只能存活三个月,在内地也只有半年的时间。因语言障碍,赵玉峰无法与巴桑卓玛的父亲次仁沟通,只能残酷地将这个噩耗告诉姑娘本人,再由她告诉父亲。

        “告诉一个年仅22岁的女孩你还能活多长时间,这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巴桑卓玛非常平静,她坚定地说:“赵叔叔,我决定做手术,也许有一线希望。”手术很成功,但她的心肌功能无法恢复。手术后,赵玉峰没能再见到她……

        这件事促使赵玉峰开始投身西藏地区先天心脏病患者的公益救治活动。

        在赵玉峰律师就要完成第一次援藏期间的轮岗工作即将返回北京时,他一直担心着卓玛妈妈的腿伤。临行前,赵玉峰律师和前来轮岗的律师走了好多家店铺,给卓玛妈妈买了一双她梦寐以求的蓝色软底皮鞋。

        当卓玛妈妈看到赵玉峰律师送来的皮鞋时,脸上笑成了一朵花,但当她得知赵玉峰将要返回北京时,慢慢地开始眼泛泪花。赵玉峰一边给卓玛妈妈擦眼泪,一边微笑着说他过几个月还会回来。离开卓玛妈妈家里,赵玉峰律师没敢回头和满脸泪水的卓妈妈说再见,因为他的泪已在跨出门那一刻倾泻而下。

        如今,援藏任务结束了,赵玉峰的援藏人生却刚刚开始。他的目标是扶助藏区的贫困生,给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提供医疗援助。为了汇集更多人的力量,他发动身边有经济实力的公司、企业家和有医疗资源的朋友们一起来做这项公益活动。他每年都要进藏,进藏都会带慰问品、学习用具。赵玉峰说:“援藏会‘中毒’,越‘中毒’越深。从法律援助开始,向百姓普及基本法律常识,对孩子们进行安全防范和自我保护教育,对政府宣讲应对紧急事件,帮助当地司法机关建立调解制度……”

        一次法律援藏,改变了赵玉峰的心,他带着西藏特有的圣洁,让法律之花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绽放。

《法制文萃报》记者 魏巍

关于俺的律师|联系我们|法律声明|欢迎合作|友情链接|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15-2017 andlvshi.com 版权所有|京ICP备1601532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7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