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雪梅律师专访-俺的律师网
首页 - 名律专访 - 张雪梅律师

名律专访—张雪梅

近3亿人,无论放在哪个群体中,这个数字都显得沉甸甸的,而将这个数字放在中国未成年人数量统计上,则更透出我国未成年人相关工作的重要性与难度。面对这样一个庞大、特殊、弱势的群体,有一群律师正默默地为孩子们的权益筑起一道道法律保护网。“少年强则国强”,为了孩子们,许多律师专职或利用业余时间参与到孩子们的权益保护中来。张雪梅律师便是其中一员。

       近3亿人,无论放在哪个群体中,这个数字都显得沉甸甸的,而将这个数字放在中国未成年人数量统计上,则更透出我国未成年人相关工作的重要性与难度。面对这样一个庞大、特殊、弱势的群体,有一群律师正默默地为孩子们的权益筑起一道道法律保护网。“少年强则国强”,为了孩子们,许多律师专职或利用业余时间参与到孩子们的权益保护中来。张雪梅律师便是其中一员。


越温柔越强大

        与张雪梅律师相识于2016年12月4日——宪法日。时逢“民盟丰台区法治建设研究会”成立,清秀、素雅的张雪梅身为该研究会会长显得低调含蓄,让人很难想到,她是我国未成年人法律保护领域的专家。十几年的未成年人保护工作,从基层案件到顶层立法,处处都留下她对孩子们爱的影子。张雪梅静思时,略显柔弱,却发挥出令人瞠目的能量。

        从2000年开始,张雪梅从事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17年里,她通过法律咨询、法律援助、课题研究、参与立法修法活动、普法培训等方式推动未成年人权利保护工作。曾深入参与《未成年人保护法》《北京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的修订工作和《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的编制工作,参与《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刑法修正案九》的相关立法活动。

        立法工作通常需要大量调研、论证,时间周期长是其特点之一。2009年至2016年,张雪梅深入参与《反对家庭暴力法》的建议稿起草论证、草案修订建议、立法评估等相关立法活动。她还曾接受全国人大法工委社会法室、教育部、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全国妇联、北京市妇联等单位委托,承担“反家庭暴力法中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未成年人社会保护制度研究”“北京市家庭教育立法”等多项课题研究工作,负责并完成团中央、北京市法学会等单位的课题研究。

        张雪梅还出版专著《实践中的儿童权利》,编写《中小学法制教育指导读本》《未成年人维权典型案件精析》(一)(二)(三)《中国未成年人保护与犯罪预防指导全书》等10多本法律图书。参与编写国务院妇儿工委和全国妇联组织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辅导教材、《儿童暴力预防与处置工作指引》以及全国妇联干部教育培训参考教材。

        张雪梅长期在未成年人保护领域担任项目专家和培训专家,她为清华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外研社等院校实施的中小学教师国培项目、省培项目以及教育部骨干教师培训班授课;担任国务院妇儿工委两纲培训专家,曾担任全国地县级妇儿工委干部轮训班培训专家;担任民政部培训专家,为未成年人社会保护项目和全国未成年人救助保护培训班授课;曾担任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青少年越轨社会学的社会实践课讲师……

        抛开这些令人瞩目的成就,生活中的张雪梅仍是那个从北京近郊走出来的姑娘,仍是被哥哥姐姐爱护着的乖巧妹妹。


从贪玩到好学

        张雪梅的家乡在北京近郊,三个哥哥一个姐姐的组合,让她的童年快乐无忧,不识愁滋味,对学习并不重视,成绩始终居于中游。小学六年级时,姐姐考上大学、哥哥考上卫校,当假期来临,姐姐放假回家时,她发现姐姐变漂亮了、变聪明了。“姐姐回来后常对我说,一定要好好学习,农村的孩子,只有高考是改变生活的机会。考上大学,你会有更精彩的生活。”张雪梅的姐姐回家时带了许多名著,姐姐看书时,张雪梅也凑在一旁跟着看。在姐姐的引导下,虽然并不真正理解考大学对人生的意义,却因姐姐每次回家时的变化,而在心里发生着化学反应,这种变化如涨潮时的海涛,昂起头拍打着崖边的礁石,浪花溅开的一瞬间大喊着“我要好好学习”。

        记忆力好是学习文科的一大优势。张雪梅天生记忆力超强,小学时,老师曾经布置过让同学们一次背诵9篇课文的作业。检查作业时,全班同学只有张雪梅一人完成作业,老师也很惊奇于张雪梅的记忆力,而她自己地觉得这根本没什么。一上中学,记忆力好的优势越发明显,张雪梅文科成绩第一次考试便取得前十名的好成绩,树立了良好的学习自信心。“班主任老师重点表扬了我进步大。其实,我没觉得自己进步,只觉得是别人退步了。” 那时的张雪梅似乎还未退去童真。

        1994年,张雪梅高考如何填报成了家里的头等大事。“哥哥是学医的,见识比较广,建议我报三师(医师、律师、教师)。”高中时的张雪梅,成绩名列前茅,年年都是三好学生。她选了哥哥推荐的律师,第一志愿就报考了政法大学,那一年政法大学在北京招生人员较多,她如愿地走进了大学的校门,为自己将来的职业方向作出选择。

        大学生活结束后,张雪梅赶上1996年毕业分配改革,进入公检法需要先通过公务员考试,而公务员考试刚好与大学期末毕业考试时间冲突,张雪梅便把精力都集中用在毕业考上。毕业时,学校推荐其到河南一家企业做法务工作。这份工作遭到爸爸的反对。“这份工作不能去,你只是大专,要继续深造。”在爸爸的建议下,张雪梅打算边工作边深造。她应聘到姐姐家附近一律师事务所实习。“在这家律师事务所,我一边工作,学习实践;一边参加自学考试,提高学历。三年里,所里的3名退休老干警专为我提供一间单独的办公室供我学习用。”回想这段特殊的学习时光,张雪梅由衷感激那3位前辈。

        拿到北大的法学本科学历后,张雪梅于1999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令人遗憾的是,张雪梅拿到律师执业证后,律师事务所里的3名老律师中,一人去世,一人心脏病住院,一人劝她该去更大的所里锻炼锻炼了。“父亲常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老一代政法工作人员纯粹的思想,传承公正正义理念对我影响深远。”张雪梅于2000年,来到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

151654746220875972.png


人物简介:

        张雪梅,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北京市家庭教育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协会法制专业委员会理事,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理事、中国政法大学青少年犯罪与少年司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儿童工作智库专家、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纲要项目国家级专家、中国关工委全国青少年普法教育宣讲团专家、北京丰台区第十六届人大代表。


方向清晰执着前行

        初到致诚律师事务所,就被安排到刚刚创办的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担当重任,因为单位刚创办,人少事多,张雪梅既要做案件,也要搞研究,还要腾出精力去普法、做剪报、整理资料……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工作,压得人恨不能生出三头六臂,抑或一天变成42个小时才好。这种高强度的忙碌状态,随着中心的发展,社会影响扩大,媒体关注增多,开始有团体、个人开始分担工作,这让张雪梅的工作有机会越做越深,越做越专业。这才实现了张雪梅律师大量地参与了相关方面的立法、调研工作。在这些法律法规、调研报告的背后,是她大量实例案件的办理和理论积累。

        张雪梅律师曾为一起高压电烧伤未成年工的案件前后奔走4年。

        16岁的男孩吕萍在北京一家私人苗圃打工,不幸被11万伏高压电击中,全身80%重度烧伤,因雇主拒付手术费无法继续治疗而在鬼门关徘徊。在少年生死攸关之时,张雪梅律师和青少年法律援助中心主任佟丽华紧急前往医院,说服医院先行免费手术。其后,张雪梅经过大量调查取证,通过一审、二审、申诉、后续治疗费一审、二审五次艰难诉讼,最终成功帮助吕萍索回医疗费和伤残补偿费等60余万元。对于治疗费用缺口,张雪梅又通过联系媒体进行社会募捐,为吕萍后续治疗提供保障。

        以小见大,张雪梅建议完善继承制度。2002年1月,四川富商官某因病去世。儿子小官时年7岁,是官某与前妻邱某所生。2002年8月,邱某以小官的名义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实现小官的继承权。张雪梅律师三次赴川调查取证。2003年4月,正值非典期间,张雪梅硬是冒着非典危险、带着口罩辗转于四川4个地方完成调查工作。经过不懈的努力,法院一审判决小官继承遗产约80万元。针对本案暴露出的遗产继承问题,张雪梅以小见大,对完善未成年人继承权保护制度提出建议,通过个案办理推动相关制度完善。

        驰援被虐待的女童,推动个案化解决方式向制度化解决方案转变。

        2011年,江西一名9岁女童长期遭受父母和继母家庭暴力与忽视,张雪梅尝试通过本案探索通过个案化的解决方式推动建立对未成年人监护进行司法干预的制度化解决方案。2014年一名3岁非婚男童被生母长期携带乞讨,面临对生母监护干预的司法困境,张雪梅利用参与《反家庭暴力法》和民政部、最高法院等部门研究制定监护干预司法意见的契机,总结研究、开展调研、参与起草论证等工作,最终多项意见被采纳,推动法律政策对这些问题的关注。

        利用调解手段,张雪梅还成功了结师生纠纷。

        10岁的陈某遭到班主任语言暴力,导致心理障碍,需要长期治疗,双方约定之后3年的医疗费用由学校支付。两年后,学校开始拒绝支付治疗费用。在张雪梅和同事的努力调解下,学校一次性赔偿陈某10万元。在此基础上,张雪梅律师针对教师语言暴力现象组织开展专题调研,并在《北京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修订期间,发表《教师语言暴力调研报告》,提出立法建议,直接推动《北京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规定专门条款禁止教育语言暴力,同时也为教育系统和学校规范教师管理发挥了重要的参考作用。

        在她的努力下,一起未成年人诉父亲索要抚育费案件终获本地管辖。

        因被父亲遗弃,北京女孩魏某在北京起诉父亲支付抚养费和教育费,法院却认为父亲提出管辖权异议成立,裁定案件移送河南法院审理。魏某尚未成年,无经济来源,不能独立生活,加之仍处于在校学习阶段,让其实现异地诉讼,在能力、经济、安全等方面都存在很大困难。张雪梅律师援助其提起上诉,据理力争,使二审法院认定魏父提出的管辖权异议并不符合法律规定,指令原审法院对案件继续审理。最终避免了未成年女孩的异地诉讼。通过本案,张雪梅律师向有关部门提出立法建议,我国应尽快确立有利于未成年人提起诉讼的管辖权原则,对未成年人诉监护人的民事案件可以在原告住所地法院管辖,以减少未成年人异地诉讼的困难,确保未成年人合法权益顺利实现。

        在未成年人犯罪方面,张雪梅也不乏创见。

        17岁的田某酒后乘坐出租车,无故伤害司机和路人并造成轻微伤,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公诉。张雪梅律师结合少年司法制度改革的一些探索,在该案中积极实践,针对田某的成长经历、家庭背景、犯罪原因等进行辩护,不仅提出拘役量刑建议,还提出多项针对未成年人犯罪的法律建议。法院采纳了其建议,判处田某拘役4个月,宣布对田某的判决进行前科封存,并请来专家对田某进行心理辅导。在一件件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实践基础上,张雪梅开展了涉罪未成年人体系建设与完善的课题研究,研究成果通过民盟中央被列为全国政协党派提案之一,其中提出的"刑事诉讼法修订应设立未成年人案件诉讼程序专章"建议被相关领导批示,要求立法部门给予研究、重视,推动了刑事诉讼法的修订完善工作。


奔跑在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辛苦付出,让张雪梅也收获了诸多认可与荣誉,她先后获得“全国优秀律师”“首届全国保护未成年人特殊贡献律师”“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人人”“北京市五四青年奖章”“北京市三八红旗奖章”“北京市优秀律师”“首都十佳女律师”“北京市保护未成年人先进个人”“北京市法律援助模范个人”等荣誉称号。

        观其形,身材适中;闻其言,文雅含蓄。张雪梅不似时下女强人的凌厉,亦不见满脸睿智,反倒比时下常见的职场丽人多了几许温柔,也许正是这种非凡的柔克了法律的钢,在张雪梅温柔的力量下,一个个孩子的权益得到维护,一项项调研扎实有成效,一部部法律被完善。

        走了远路才知道“越温柔,越强大”。采访中,张雪梅常说:“在孩子身上发生的事件,还有许多问题没有被公众重视,当这些问题进入公众视野后,需要各方面联动才能够解决。”

        面对现实,我们无法否认,法律具有滞后性。所以,张雪梅通过个案发现一些共性问题,对于这些问题的解决,却需要法院、专家、人大等组织一起去推动,最终通过立法的完善而实现对未成年权益的保护。

        有人问张雪梅,做了这么多年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对社会贡献很大的人,但却没有得到可观的经济回报,而这个领域也没有很高的专业难度,为何一定要长期坚持在这一个领域工作?每每遇到这样的问题,张雪梅总是说:“社会意识的不足、法律政策的不完善、制度保护的缺失,总需要有人去关注、去研究、去呼吁、去倡导。这项工作特别有价值,一个案件的解决,常常会带动一个制度的完善,一条法律的制定,进而解决无数未成年的维权盲点,我不仅要自己做,还要推动周边的人一起做这项工作。”

        作为全国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张雪梅致力于创建发展我国未成年人保护志愿律师协作网络,并向全国律师发出倡议,目前全国已有来自各个地区的9000余名律师加入其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张雪梅已是举着火炬在奔跑,她照亮的是无数未成年人的心。

 《法制文萃报》记者 魏巍



关于俺的律师|联系我们|法律声明|欢迎合作|友情链接|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15-2017 andlvshi.com 版权所有|京ICP备1601532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7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