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锦明律师专访-俺的律师网
首页 - 名律专访 - 王锦明律师

名律专访—王锦明

阳光刺眼的夏日上午,主席台面南背北,台下剃着光头的人们席地而坐,组成亮闪闪的方阵。戴着口罩和雪白手套的武警战士押着罪犯跪在雪白的石灰水书就的大大的“处决点”上。

“在天幕书写法治的图腾” 记中国首位“律师导演”王锦明

        阳光刺眼的夏日上午,主席台面南背北,台下剃着光头的人们席地而坐,组成亮闪闪的方阵。戴着口罩和雪白手套的武警战士押着罪犯跪在雪白的石灰水书就的大大的“处决点”上。

        这是王锦明在江苏省某监狱参与执行一个强奸杀人犯的死刑现场,那时他还在检察院工作。五年之后,他成了一名执业律师;再后来,他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成为导师眼里的“奇才”,同学之中的“大猩猩”……

 

遇见不一样的自己

        时过境迁,王锦明仍然难以忘却当时在检察院工作时参加死刑执行前一天单位领导找他谈话的一幕。

        “在劳改农场执行死刑,警戒非常严格,现场会架上机枪,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如果你敢冲上去和犯人搏斗,就连你一起扫射!”这不是领导危言耸听,因为认识王锦明的人都知道,练过两年拳击的他在执行任务遇到突发事件时,总是不顾一切地冲在最前面,这也是单位领导让其参加本次任务却始终放心不下的纠结。最后,王锦明被安排一步不离跟着法医担任其助手。

        执行现场被夏日的热气笼罩。武警战士身姿挺拔看似紧绷的弹簧。“他们在此之前,一定也被领导谈过话!”想到这里,王锦明不禁心里一乐,但他还是强忍住了!

        被执行死刑的陈某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因为强奸罪,被判了6年有期徒刑。在接近服刑期满只有3个月的时候,陈某被安排做相对自由的一些工作:开手扶拖拉机运土。一个接近黄昏的下午,他遇到一位带着食品来探视服刑丈夫的妇女,该妇女向他打听自己丈夫服刑的大队怎么走,陈某就让她上了手扶拖拉机,并支走了一起运土的同伴,将拖拉机开到偏僻之处,强奸了该妇女。该妇女问他以前犯什么罪进来的?他说:“就这个(强奸罪)。”该女说陈改不了,要告发他!陈趁妇女穿衣服之际,从拖拉机上抽出铲土大锹,抡向女子头部,然后将尸体藏入一处涵洞……

        服刑的人们都期盼亲朋来探监。亲人被强奸杀害于探监途中,着实被囚徒们痛恨。所以,在劳改农场执行陈某死刑,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平息人们的愤怒之情。

        曾经遥远的刑场、枪毙等传说中的场景,在王锦明的讲述下清晰地呈现在记者的眼前。一个人不可遏制的欲望,裹挟一个无辜者的生命和尊严而去,亦为此付出他卑微的生命作为代价。记者看到事隔多年后王锦明依然透露出的正义凛然、愤愤不平的眼神。

 

首辩留住杀子母亲的生命

        1993年,通过律师执业考试的王锦明成为一名执业律师,他想用法律保护更多的弱势群体。

        离开检察院工作岗位,去做一名律师,很多检察院同仁调侃,说王锦明“叛变”了!

        不过,做一名没有名气的新律师,倒也轻松!王锦明当时这样认为。

        那天,形象很像著名演员濮存昕的某律所李主任突然微笑着找到王锦明说:“小王啊,你不是一直想办杀人案吗?我给你一个!” 王锦明信心满满地收下了资料,带着代理手续到当地中级法院去阅卷。主审法官刘庭长也是个很有个性的人,特别像名满华夏的老演员李默然先生。刘庭长略有意外地问王锦明:“这个案件怎么你来辩护了?”王锦明一愣,马上解释,是所里主任安排给我的。刘庭长皱着眉头说:“这个老狐狸。”然后告诉王锦明:“这个案件没有什么好辩护的,母亲杀亲生儿子,虎毒不食子,肯定死刑。之前一个差不多的洪泽县杀儿子的母亲,已经毙了。”说着将两本案卷扔给王锦明。

        王锦明倒吸一口凉气,压压惊,然后阅卷。证据似乎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没有能够解开王锦明心中的问号:作为母亲,她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儿子?

        案发地是麻辣小龙虾的故乡江苏盱眙县,明朝朱元璋的祖坟就在这里不远,当事人的家附近有一个充满传奇故事的斩龙涧。那里的山泥,差点将王锦明这个上山下乡调查取证的新律师的皮鞋底粘掉了。袜子好几天没有换,当地老乡送了一双发洪水期间赈济灾民的袜子给他换上,让他感觉很是幸福!

        开庭当日,“李默然”庭长事先跟王锦明说,这个案件证据和事实方面还是比较扎实的,不该讲的就不必要说了,早点结束还能及时回市区,晚了走洪泽湖边大堤很危险。王锦明没有吭声。

        依程序,轮到王锦明发言了。他用一系列证据,揭开了一个母亲苦难的人生奋斗史:孩子出生只有6个月的时候,丈夫抛弃母子俩不辞而别。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当事人,只好在山上采石场做最累的壮工——用板车拖运石头。每天挣的钱不够买袋蛋糕,就买几块。回家后,用粗瓷碗倒上开水,放进蛋糕做成糊糊,喂养自己的孩子。孩子吃饱睡着了,她在碗里再倒上白开水,将剩下的蛋糕渣就着早晨剩下的硬烧饼吃掉,作为晚饭……就这样她一天天拉扯着孩子,直到孩子12岁。作为一个要强的女人,她努力积攒着辛苦钱,准备将破漏的房子翻修一下。作为单亲母亲,重劳力的工作,已经让她感到很是疲惫,伤心之余她还得努力支撑这个不幸的家。直到有一天,家里亲戚要结婚的消息,让她和孩子都稍微振奋了一下,尤其是孩子高兴地嚷嚷:“要去喝喜酒喽!”

        当真正喝喜酒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其他亲戚都应邀走了,她和孩子却被告知:“你们就不要去了!”言下之意,嫌弃她们是祥林嫂一样的家庭,请她们去不吉利!

        悲剧发生的当日,山顶上的家里,可以透过屋顶的窟窿看到满天繁星,当事人自打孩子6个月被丈夫遗弃后,再一次被自己的亲人遗弃,她泪流满面不想活了,她准备用绳索送走这个世上唯一牵挂的孩子后,自己随后而去……

        此刻法庭,旁听席中当事人的亲朋哭声一片。

        王锦明当庭向法官、检察官恳请,对一个生活中遇到不公平、失去一切包括孩子的女人,希望法庭给她最后的公正与温暖……

        法官和检察官们也借咳嗽擤鼻涕掩饰内心的同情与难过。

        而王锦明,一直难过至今。

        这位杀子的母亲获得死缓判决,一直在江苏某女子监狱服刑。

        这个案件,让刚刚从事律师执业的王锦明在当地业界令人刮目相看。其后的中国轻纺城故意伤害致死案、江苏宿迁白天鹅宾馆买卖纠纷案、让逝者吴鹤生先生“作证”的分家析产案等等,更使王锦明的名气在律师界一路狂飙。


个人简介:

        王锦明,北京中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影视部主任;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研究生,中国首位取得北京电影学院学位的律师,国务院参事室华鼎国学研究基金会中华传统文化专项基金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律师协会新闻传媒法专业委员会资深委员,曾担任北京电影学院培训中心法律顾问,现任中国电影基金会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法律顾问、皮皮影业法律顾问、华星兄弟(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和单位的法律顾问;电影制片人、导演、主演,摄影作品入选北京电影学院教程;导演的电影《追贼三人行》和主演的电影《一路向北》,分别入选2011年法国巴黎第六届中国电影节和2014年第十一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展,并担纲压轴影片。 

        主要业务领域:影视文化产业、征地拆迁、金融等。

        执业观点:是行家,才能真正服务好行业。


无心插柳柳成荫

        王锦明是出了名的正义凛然、助人为乐的律师。

        一天,他刚刚从广州出差回来,办公室主任告知他,他最好的朋友因为交通事故没了。往朋友家去的路是漫长的,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他先是西服领带拎着公文包很职业地为好朋友未满周岁的孩子和遗孀洽谈抚恤等善后问题,然后和好友在殡仪馆的冰柜前相见,用胸口的温度捂软了好友在事故中扭曲的腿部,为好友换上体面的衣服和戴上眼镜……这一年他仅28岁,他离去的朋友也是永远的28岁。

        1997年8月1日,王锦明用律师调查走访的方式,帮助好朋友张宁24小时破获摩托车被盗案件,配合公安一举端掉负案在逃的李某的贼窝,为张宁追回被盗摩托车。张宁觉得王锦明运气不错,邀请他一起报考北京电影学院,之后双双被录取,成为当年该校在江苏省录取的两名考生。

        王锦明律师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这个消息在当地律师界炸开了锅,人们揣测着他的动机。在北影,王锦明也常常被女老师当成“怪物”,有时到他住的学生公寓510房间看他一眼,然后捂着嘴笑着离开!

        直到王锦明的论文导师、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先生在一次给学生上电影画面课,讲“案例”——美国电影《天生杀人狂》的影像风格——在中途“休庭”休息时刻,张老师突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笑着问王锦明:“很多老师议论,法律很理性,电影很感性,为什么你这个律师学生的脑子没有裂开?” 王锦明乐了:“怪不得老师们跑到我们寝室去看我这个‘怪胎’!其实电影和法庭开庭是一回事,都是时空的艺术。电影人说电影是时空艺术,没有争议,不需解释。而法庭开庭,调查事实,也都是一个个时空片段,某时,某地,某人干了啥,形成什么后果和影响。每一份证据,就相当于一个电影叙事镜头!”张老师对这个“另类”学生的回答很是满意,并在电影学院的院会上,将这个观点传达给了全院的老师。

        与此同时,王锦明也成了同寝室的“故事大王”,每天晚上夜谈时,室友都让他讲故事。而听故事的人,如今都成了业界的厉害人物。有下铺兄弟杜海滨导演,获得华人纪录片领域的最高奖项;还有《东京审判》的美术师杨浩宇,他后来因做电影《老炮儿》的美术指导而蜚声影坛;还有其好兄弟《窒息》等电影的美术师雷党兴……

        毕业后,当时与他一起考入北影的张宁去南京的大学当了一名老师,而王锦明则成了“律师导演”。

        王锦明担任导演编剧的第一部电影《追贼三人行》,2011年9月入选了第六届巴黎中国电影节。从法国回来后,他应邀主演电影《一路向北》并担任制片人。之后电影《一路向北》成为2012年澳门读书节唯一展映的华语电影,并于2014年11月担纲第十一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上的压轴影片。《一路向北》和爱奇艺签署独家点映权,在收费点映中,目前点击量已经突破100万以上。在随后的2015年,他又应邀在浙江横店担任由六小龄童主演的3D电影短片《西游梦》的导演;今年夏天,他接受华星兄弟(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邀请,担任大学生逃离北上广回乡创业的主流电影《虹之物语》的编剧和导演,该片的后期剪辑正在进行中。

 

返璞归真  旗开得胜

        在导演、编剧、制片、主演方面小有成就的王锦明,却始终难以割舍那份对法律的情缘。今年,他与几位合伙人成立了北京中师律师事务所,他称自己又归队了。

        归队的第一起案件,王锦明就遇到一起征地申诉案,之前当事人在一审、二审中都以败诉而告终。众所周知,申诉案件被称之为案件中的疑难杂症,没有强有力的新证据,案件将无法扭转乾坤。而王锦明律师代理该案后,和同事多次到现场调查取证,走访四邻五舍及附近村民,终于他们找到了重要的“时空片段”——当年王村主任和张书记的重要证词!最终该案由河北省廊坊中院再审认定:原一审、二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撤销判决,发回重审。这起再审案件的判决结果,改变了河北香河县一个村庄普通果农几代人的命运,保障了他们的合法权益。

        律所成立以来,案件源源不断,捷报频频传来。王锦明律师和律所同仁不仅扭转了多起已经败诉案件的局面,还成功协调了北京影视公司与上海影视公司的纠纷案。时间不长,北京中师律师事务所和王锦明律师的名字就出现在全国多地的法庭上。

        王锦明认为,电影和法律是带有天生的亲缘关系的。好莱坞大量的优秀电影,例如《肖申克的救赎》等大片都是由法律故事改编的。作为法律工作者,在处理众多事件或案件中阅人无数,因此,对塑造人物,把握人物方面,有极大的优势。最近,在律师执业工作之余,他以被业界誉为“中国刑辩第一人”的田文昌律师的故事创作了《辩护》脚本,深受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专家的认可,也得到华谊兄弟旗下的张国立老师的国立常升公司的赞许。

        王锦明称,自己还有律师故事三部曲《床下都是钱》《苏北往事》《辩护》待拍,将作为法律同仁的共同礼物,留给这个时代。

        如今的王锦明正如自己创作的《法之魂》中所写,“用钝口的残剑,在烈焰焚天的日子,撑起神圣之地滚烫的城门;用书简最后的灰烬,在天幕书写法治深蓝的图腾。”

《法制文萃报》记者 郭志萍

关于俺的律师|联系我们|法律声明|欢迎合作|友情链接|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15-2017 andlvshi.com 版权所有|京ICP备1601532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7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