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宏普律师专访-俺的律师网
首页 - 名律专访 - 蒋宏普律师

名律专访—蒋宏普

蒋宏普律师是北京怀柔人,童年,他文弱,喜欢看各类小说,因为会讲故事而免受同学欺负;中学,喜欢篮球运动,为了长高,他每天倒挂在树上;高中,电影《少林寺》让他醉心中国武术,与同学一起拜师学艺;高考,五次高考成功过关,最终无奈选择法律;工作,离开律师事务所供职银行,一个小小的转弯,发现律师是最适合自己的职业;当下,年近五十,重回怀柔,赞助三支足球队,成为一名潇洒老男孩儿。本期专访嘉宾,北京智深律师事务所律师蒋宏普,一位外表成熟、沉稳,内心仍旧青春不老的运动型律师。

蒋宏普律师是北京怀柔人,童年,他文弱,喜欢看各类小说,因为会讲故事而免受同学欺负;中学,喜欢篮球运动,为了长高,他每天倒挂在树上;高中,电影《少林寺》让他醉心中国武术,与同学一起拜师学艺;高考,五次高考成功过关,最终无奈选择法律;工作,离开律师事务所供职银行,一个小小的转弯,发现律师是最适合自己的职业;当下,年近五十,重回怀柔,赞助三支足球队,成为一名潇洒老男孩儿。本期专访嘉宾,北京智深律师事务所律师蒋宏普,一位外表成熟、沉稳,内心仍旧青春不老的运动型律师。

 

爸爸的书箱

        蒋宏普热爱运动,一双弯弯带着笑意的眼睛,镶嵌在被太阳晒过的略显黝黑的脸庞上,少了平日里律师形象中的帅气,多了几分不愿被岁月带走的青春朝气。

        北京怀柔的一个小村是蒋宏普的故乡,父母都是农民,为了养育家中7个子女,蒋爸爸在怀柔县城的工厂里做技术工人,再将工作量转换成村里的工分,以此来增加收入。为了多兑换工分,蒋爸爸只有在冬季才能回到村里和家人团聚。蒋宏普律师笑言:“我很早就是留守儿童。”日常,蒋妈妈一人带着7个子女在农村生活,这个大家庭过着并不富裕的生活,虽如此,蒋宏普律师也奇怪,妈妈居然会同意喜欢看小说的蒋爸爸买了许多书。

        蒋爸爸喜欢看小说,但是《七侠武艺》《水浒》《红楼梦》《三国演义》……这些书被大人们定性为“闲书”,不允许孩子们看。家中的一个木箱专门用来存放这些“闲书”,最让蒋宏普头疼的是,这个木箱会被蒋爸爸放到高高的房柁上。

        “父母越不让看,越是好奇。我趁父母不在家,将装书的木箱从房柁上取下来,还要费上九牛二虎之力,再将木箱再放回去。就这样,我偷偷地在小学阶段把许多名著都看完了。”蒋宏普律师讲起小时偷看小说的经历,还能清晰地回忆起为了把书箱子取下来而发生的一些趣事:“有一次,书箱直接从房柁上摔下来,居然没摔坏。”蒋宏普律师脸上的笑容有欣喜也有侥幸。

 

妈妈的春联

        虽然父母都辛苦劳作,养育7个子女(5女2男)的压力,仍然让这个家庭每年都会欠下债务。生活拮据,并没有使家庭气氛变得沉重,蒋妈妈踏实乐观的生活态度带给孩子们积极的影响。“那个年代是讲成份的,母亲成份不好,但她小时候读过书。现在回想起来,母亲很擅长引导,那么苦的日子里,母亲常教导我们,努力去做该做的事,你努力去做了,就会有自己的位置。”蒋宏普律师回忆起童年的生活,母亲给自己最深的教诲便是“踏踏实实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在妈妈的教育下,哥哥姐姐们成绩都非常好,可惜没赶上恢复高考。

        过春节贴春联是咱中国人的老传统,每逢春节,村里的人都会去几位擅书法的人家里求写春联。“村里人文化少,大都是人家给写什么就用什么,但我们家一直是由妈妈根据每年不同的主题,拟好春联的内容才去请人写。”蒋宏普律师说,“我拿着妈妈拟好的春联内容,跑去村里姓康的大叔家,请他帮我们写出来。”看似简单的一副对联,妈妈每年都要自己选好主题拟好词的举动,却影响蒋宏普养成了一种主动选择的性格。这一性格在后来的生活中体现得越来越明显。

 

书生变武生

        大哥比自己大20岁,蒋宏普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小时候的蒋宏普长得弱小,性格喜静,常常喜欢一个人待家里偷偷看爸爸的“闲书”,现在回想,当时他应该还看不懂,但却坚持一直看。“为了让长得高大的同学不欺负我,通过看书我给大家讲故事,取得他们的认同和欢迎。”蒋宏普小学时成绩非常好,尤其是数学,经常得满分,可是小升初的考试中却出现重大失误,爱看“闲书”的他去了一所普通的中学。

        上中学后,青春的种子开始发芽,蒋宏普觉得体育好的学生更显阳光,身上透出一种力量感。羡慕之际,蒋宏普希望通过打篮球锻炼自己,但受身高限制,球队不接受他。“我跑到书店,淘到日本一位博士写的《如何长高》的书,一边解决身高问题,一边苦练篮球技术。”蒋宏普一丝不苟地开始让自己长高:每天睡觉之前,他先倒挂在单杠上,说是单杠,其实就是在自己家两棵树中间架一根木杆,再用绳子做成安全绳挂在高处树干上,每天倒挂木杆上十分钟到半个小时,让身上的关节充分舒展。为了进篮球队,他借鉴习武的根基,练习弹跳力;用石头和木杆自制杠铃,练深蹲。“由于中学时热衷于各种锻炼,成绩流于中游,在中考最后两个月倒计时时,班主任老师刘德仲每天去家里盯我,不允许进行和篮球有关的训练。现在想来特别感恩老师。老师告诉我说‘你的父母是农民,如果不努力,只能回到农村,有再好的身体,再大的本事,也只能是种地。父母这么辛苦地供你读书,如果不珍惜,对不起父母’。”这些话深深地触动了蒋宏普,中考前的突击学习,回报他的是怀柔最好高中的录取通知书。


人物简介:

        蒋宏普律师毕业于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原北京财贸学院)经济法专业,其具有20年以上的专业法律服务经验,在民商事诉讼及重大刑事案件领域具有特别丰富的实践经验,擅长处理疑难、复杂法律业务。

 

主要业务领域:

        经济纠纷、企业法律顾问和刑事辩护。

 

高考的失望

        高中紧张的学习生活,并没有让蒋宏普收心,他与有共同爱好的几名高中同学为了多看几遍电影《少林寺》,悄悄地躲在电影院里两天两夜。“买票进了影院看完电影后,我和同学会躲到工作人员发现不了的地方,等下一场开演时再看。有时候甚至要躲到洗手间,当时对这部电影的喜爱像着了魔一样。”蒋宏普继续说,“从此,我们几个同学便一起练习传统武术,还找到一位老拳师,正式拜师学艺,每天早上5点到7点,放学后到9点,都会在老师家里练功。”

        蒋宏普与几名同学练的正是我国传统武术八极拳,这是流行于北方的一个拳种,以刚猛、快速著称,讲究实力。高中三年,蒋宏普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到武术的练习和体育运动中,也因此影响了文化课的学习。他明明擅长理科,却被老师建议去学文科。“冥冥中,这种安排对我是有益的,因为有从小读名著的基础,学习文科反而觉得轻松。”蒋宏普坦言,自己记忆力好,分析、对比、总结能力也不错,学习文科算歪打正着发挥了自己的另外一个优势。平素,他仍然醉心于武术。高三时,看着这个头脑聪明却“不务正业”的学生,老师很着急,常会派同学把已经跑去学武术的蒋宏普叫回来继续学习。在高中班主任周少甫老师的监督下,他的成绩迅速提升,老师甚至怀疑他抄袭。蒋宏普律师略有得意地说:“其实,我不是用蛮力的人,高考冲刺时,我买回全套海淀区进修学校出的《辅导与练习》,先看知识点,再做辅导练习题。学习是有门道的。我的每本书上都有许多画道圈点的地方,学完后单独做题、判分,错误的一定要总结错误原因。”学习文科,蒋宏普的高考之路可以说一路顺,亦可以说一路堵。

 

无奈的选择

        功夫不负有心人,1985年,蒋宏普第一次参加高考得了356分,超出当年本科线十多分。为了节省家里开销,也因自己一直爱好武术,军警学校是蒋宏普的首选目标。意外的是,蒋宏普阴差阳错被第一次在北京招生的深圳大学经济系会计专业录取。录取后,虽然不情愿,他还是带着家乡人的祝福去了陌生的深圳,“也许是由于水土不服,到学校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体检时有一项指标不合格,学校建议休学,加之当地生活费用太高,我直接退学回京,选择复读。”

        经过一年的努力,蒋宏普于1986年第二次参加高考,成绩提高到430分,这一次他报考了武警指挥学院安全保卫专业。在北京时,他的文化课和身份素质检测都是第一名,但在入学体验时又因为血液检测的一项指标不合格,无缘该校。无奈的蒋宏普选择再次复读,虽然体格强壮,身高也长到了一米七五,但家人却以为他有病,开始进行治疗。蒋宏普也认为身体靠不住,必需专心学习文化知识。他从初一教材开始复习,又买来对应的《辅导与练习》,全部自学一遍。1987年参加高考时,他取得了全县第三名的好成绩。由于当时他对历史感兴趣,报考了北师大历史系。到学校报到时,体检仍然没过关。蒋宏普带着复杂的心情和情绪再次选择退学,家里人也开始寻求各种方法给他“治病”,甚至连民间的方法也不惜一试。

        “当时,高考是跳离农村的唯一出路。1988年,当我第四次参加高考时,虽然文化课准备得更充分了,但考前得了阑尾炎,考场上,老师一边给我倒开水一边给我吃止痛片,还要在一旁帮擦汗,勉强完成考试,成绩只能算一般偏上,被西安公路大学思想政治工作专业录取。”说到这里,蒋宏普不禁感叹造化弄人。这一结果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又一次不情愿地去学校报到,又一次因体检这道关口而退学。四次高考,四次退学,不是亲历者实难体会蒋宏普当时的心境。

 

最好的安排

        当年,我国相关规定中明确22周岁是高考的上限年龄。时年21岁的蒋宏普开始思考,下次考还是不考。从西安回京后,他在书店闲逛,遇到自己当年应届高考班的同学,在他“考还是不考,这是个问题的时候”,对方已经快要大学毕业了。蒋宏普和同学聊起自己的情况,同学很惊讶地说:“我们学校只测量身高、体重,没有其他的体检项目。你要是当初报考我们学校,咱俩都快毕业了。”

        同学就读的学校是北京财贸学院。面对多次退学的打击,蒋宏普的脑子出现了要么试试的小想法,他已经不敢再抱有太大的希望。

        1989年,蒋宏普第五次参加高考,也是他人生中能参加的最后一次高考。为了避开体检,他报考了同学建议的北京财贸学院走读生,而走读生当年只有经济法这一个专业。

        蒋宏普学习法律,看上去是个偶然,实则也有其必然性。他很早就“从事”了法律实务。

        “农民在生活中有许多犯难的地方,由于文化知识少,和别人讲道理的时候,常会说不清道不明。我上高中时,舅舅家里出现纠纷,我陪着舅舅去到一法律顾问处咨询如何处理,对方虽然一番讲解,可我和舅舅都没听明白。备考高考时,政治科目中有一部分‘法律常识’,根据我掌握的知识,觉得法律顾问处的工作人员说的并不对。后来,我又与舅舅去其他部门进行咨询,最终把问题解决了。”蒋宏普律师的这一段回忆,使记者觉得最终学习法律似乎是对他最好的安排。

        由于多次参加高考,蒋宏普比自己同学要年长几岁,他把心思放在了跳级上,大一期间通过英语四级考试,利用大一暑假,自学大二课程,做好准备与大二补考的学生一起参加考试。假期回来参加补考时,意外再次发生。补考前一天晚上,阑尾炎发作,夜里两三点钟,他被同学送到空军总医院进行手术,错过补考,也错过跳级的唯一机会。

 

风雨后的彩虹

        大学毕业后,蒋宏普律师先被分配到北京怀柔司法局擎天律师事务所。1993年,毕业当年他参加了全国第一届律师资格考试,并一次通过。这一年他还挣到了第一笔顾问费用。后来,由于怀柔建设银行缺学法律的人才,1994年1月,蒋宏普被调到建行工作,在建行,他做了四年行长秘书、办公室副主任、法规办主任。“这四年,开阔了自己的眼界,也磨炼了自己性格。如今我非常感恩当年的领导和同事们。”

        蒋宏普律师有着极强的个性,感觉在银行的工作发挥不出自己的作用,当自己的法律建议不被采纳的时候,会有既对不起单位,也对不起自己的挫败感。所以,他选择了离开,进律师事务所专心做一名专职律师。他认为,这是对他最好的安排。

        从1998年至今,蒋宏普律师专注于自己的律师工作,他是最早一批做银行贷款按揭业务的律师,但他最感兴趣的却是刑事案件,蒋宏普律师坦言,刑事案件中,律师的作用非常重要。律师要结合实际情况和法律条文,努力去解决委托人想要达成的目的。刑事案件中,既要考虑最大限度地弥补被害人的痛苦,也要考虑最大限度地弥补加害人的痛苦。“也许这是一种巧合,我承办的许多刑事案件,大比例在求得被害人的谅解方面取得成功。有一部分案件在侦查阶段就将案件终结了,也有在审查起诉阶段最终作出不起诉决定。”

        这种被蒋宏普律师称为的“巧合”,离不开几十年来对法律的业务钻研与对当事人高度责任心的体现,更离不开对案件进行人性化的考量。

        周某故意伤害致死案,该案一审判处周某有期徒刑十三年,蒋宏普律师担任二审阶段辩护律师,二审改判为有期徒刑八年;纪某故意伤害致死案,该案一审判处纪某死刑立即执行。蒋宏普律师担任二审阶段辩护律师,二审改判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类似的案件蒋宏普律师做过很多,他为双方当事人感到遗憾,希望在解决此事的最后程序上做到双方内心的平衡。除关注刑事案件,他还长期担任北京康弘娱乐有限公司、北京鼎元亨泰投资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法律顾问。

        如今的蒋宏普律师,将生活的重心移回怀柔,并在怀柔赞助三支足球队。他积极参加足球训练,参加各类足球比赛。他还是那个热爱体育、热爱武术的青年,只是不再需要老师的叮嘱。

《法制文萃报》记者 魏巍

关于俺的律师|联系我们|法律声明|欢迎合作|友情链接|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15-2017 andlvshi.com 版权所有|京ICP备1601532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796号